<acronym id="8mwdr1"></acronym><font id="8mwdr1"></font>
    • <option id="8mwdr1"></option><dir id="8mwdr1"></dir>
        上海市科技金融信息服務平台
        您目前所在位置:首頁 > 金融智庫 >上海科技金融 > 內容詳情
         
        以立法形式建立“中小企業融資擔保基金”
         
        浏覽次數:4993次 來源:上海科技金融
         
        針對我國擔保行業長期低迷與中小企業融資困難的問題,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永隆銀行董事長馬蔚華在兩會上提出了該提案。

        多年以來,小企業融資難問題一直是困擾小企業發展的重要因素,小企業日益增長的資金需求迫切需要打破融資難的枷鎖。同時,由于銀行小企業貸款不良率相對較高,導致銀行惜貸的情緒難以緩解,因此建立新型的、立足于政府支持的、打破營利性商業模式的擔保方式,不失爲一個解決小企業融資難困局的方法。


        2011年以來,東部沿海一些地區受金融危機影響,出現了較大規模的小企業借款違約現象,導致一些地方民間借貸危機的發生,受擔保鏈的影響,不僅是生産規模較小、市場競爭力較弱的小企業出現倒閉現象,很多資金實力較好、自有資産充足的小企業也紛紛停業,一些銀行爲了防範風險也紛紛壓縮小企業貸款規模,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再次凸顯。

        從銀行層面看,隨著利率市場化的加速推進,依靠利差收入的經營手段已經越來越不能適應形勢的發展要求。隨著利差空間的逐步壓縮,一味依靠向大型企業大型項目提供貸款即將進入微利時代,而小企業業務將成爲銀行的主要盈利來源。由于小企業數量衆多、資金缺口較大,銀行議價能力較強,通過服務小企業取得較高的綜合回報已成爲越來越多銀行關注的重點。從過去的20年來看,台灣金融業已經完成了利率市場化,台灣地區的銀行也已經從服務大企業、依靠利差收入爲主,轉型爲向爲小企業提供綜合金融服務爲主。但在爲小企業提供融資服務的過程中,由于小企業抗風險能力弱等原因,銀行更多考慮第二還款來源,而專業擔保市場的商業化運作,大都將一批成長型小企業阻隔在了銀行融資的門檻之外。一方面是小企業日益增長的資金需求迫切需要打破融資難的枷鎖,另一方面是銀行小企業貸款不良率相對較高導致銀行惜貸的情緒難以緩解,兩方面的矛盾造成了小企業融資業務處在非常尴尬的境地。

        要打破這種尴尬,讓銀行敢于爲小企業提供融資服務,建立新型的、立足于政府支持的、打破營利性商業模式的擔保方式,不失爲一個較好的做法。

        針對這種情況,馬委員提出一些解決途徑,並說明提出提案的原因:充分借鑒“台灣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模式,由各地方政府出資,設立中小企業融資擔保基金,通過立法形式將對中小企業的擔保資金列入財政預算,並根據年度代償損失情況及時增資,強化擔保基金承保能力。同時,將金融機構投入、小企業會員費以及民間投資作爲基金補充資金的方式,打造政府出資爲主,其他多元化資金爲輔的投資機制,實現中小企業融資擔保基金的健康發展。

        1.通過立法的方式,明確“中小企業融資擔保基金”的社團性質、組織架構、資金來源、擔保方式、承債比例等,做到基金有法可依。

        2.防範金融機構道德風險,確保不轉嫁小企業信貸資産風險,以年度代償比例確定下年度核定金融機構信用擔保貸款額度,鼓勵金融機構善用擔保基金;代償比例不全額覆蓋金融機構貸款損失,提高金融機構不良貸款清收主動性,從正面引導和促進擔保基金的健康發展。

        3.降低擔保收費,不以盈利爲目的,最大限度地降低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代償損失由財政預算兜底。

        4.加強“中小企業融資擔保基金”對小企業財務的檢查和輔導,提高小企業公司治理能力。

        “台灣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模式二十余年的經驗顯示,這是一套成熟的、契合小企業融資規律的擔保方式,深刻地促進了台灣金融機構的利率市場化變革。政府公益性擔保也得到實質性收益,據統計,台灣當地政府機構從公益性擔保中獲得了稅收增加的實惠,政府部門每補貼1元錢,可穩定獲得擔保企業2元錢的稅收,形成了政府、銀行、小企業的三贏局面。

        以立法形式建立的“中小企業融資擔保基金”,既有利于擴大享受融資服務的小企業範圍,讓更多的小企業得到實惠,也有利于提振金融機構更深層參與到小企業融資業務的信心。

        通過“中小企業融資擔保基金”的擔保平台,有利于將一批有潛力、有前景的小企業培養成新興行業的龍頭企業,有利于促進我國國民經濟的健康發展,有利于提高小企業的市場競爭能力。

        現實的反映:馬蔚華提案背景
        中小微企業融資難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但這一問題至今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

        國家統計局調查問卷顯示,2013年第一季度,在有銀行借款需求的小微企業中,
        66%的企業未能從銀行獲得借款,12%的企業從銀行獲得少部分借款,13%的企業從銀行獲得大部分借款,僅有8.5%的企業從銀行獲得全部借款。

        根據國家發改委的統計數據,我國小微企業占企業總數的90%以上,創造的最終産品和服務價值相當于GDP總量的60%、納稅占國家稅收總額的50%,並解決了近2億人的就業問題。但目前小微企業稅費負擔過重,生存形勢不容樂觀。成本高、融資難和稅費負擔重,是壓在小微企業頭上的“三座大山”。

        近年來,國家和各部委出台了一系列扶持小微企業發展的政策措施,對緩解小微企業經營困難、促進企業健康發展創造了良好的環境和條件。但政府已經出台的政策信息不能完全傳達到小微企業群體中去,導致這些政策沒有發揮出應有作用。

        從經濟角度來看,企業鬧錢荒與資本的逐利性密不可分:一方面是銀行缺錢,股市缺錢,中小企業缺錢;另一方面卻是貨幣的供應量充裕,不少大型企業大量購買銀行理財産品,遊資仍在尋找炒作概念。資金錯配和資金套利的兩把利劍將企業融資戳得千瘡百孔。更嚴重的是,民營企業“先天性不足”,銀行卻過度強調資金的營利性和安全性。


        統計數據顯示,2012年,中國民間融資超過3萬億元,較前兩年來,民間借貸存量資金增長28%,並延伸出第三方支付、認證、評估、催收等服務市場。如果將地下錢莊、高利貸等地下金融算在內,民間融資的規模將更爲驚人。

        國家各級部門對當前民間金融的情況不能說不重視,近幾年從上到下出台了一批又一批相關規定和應對方案,如12年的《中小企業信用擔保資金管理辦法》,13年的《溫州市民間融資管理條例》。但到目前爲止,我們還沒有找到一條能從根本上解決民間融資難的方法,這麽多的政策不僅沒能緩和民間融資難的局面,還由于政策的失靈推動了民間融資環境和制度的扭曲,加劇了民間融資市場的矛盾。

        此時有著多年銀行工作經驗的全國政協委員馬蔚華在兩會提案中建議,充分借鑒台灣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模式,由各地方政府出資,設立中小企業融資擔保基金,通過立法形式將對中小企業的擔保資金列入財政預算,並根據年度代償損失情況及時增資,強化擔保基金承保能力。將金融機構投入、小企業會員費以及民間投資作爲基金補充資金的方式,打造政府出資爲主、其他多元化資金爲輔的投資機制,實現中小企業融資擔保基金的健康發展。

        相對于台灣,大陸于1993年開始中小企業信用擔保試點,融資擔保公司基本爲商業化運作,缺乏政府主導,呈現小、散、亂局面;銀行合作門檻過高,難以建立平等的銀保合作和風險共擔機制;除再擔保外,擔保公司需承擔100%壞賬風險,導致許多擔保公司運營困難;擔保費率高,介于3.6%~5.6%不等(台灣僅爲0.75%~1.5%),加之銀行利率,被擔保中小企業負擔很重;相當一部分擔保公司參與民間高利貸,運作不規範。(文 唐澤洲)
         
        關閉窗口
         
         
        免責條款關于我們聯系我們隱私保護
        Copyright©2007-2015 上海市科學技術委員會 版權所有 用戶服務熱線:53083333
        您是本站第 30483139 位訪客